首页 > 大佬她切小号修仙 > 第三十章 查明真相

第三十章 查明真相

最新网址:www.ixsw.org
    “拿来我看。”萧岂承见到那药,对萧琏道。

    叶苏木看着萧琏手中的药,自己身上何时多了这么一包药?

    萧琏将药承上去。

    萧岂承打开一看,正是含酥散!

    “你还作何解释?”萧依怒目圆睁,看着叶苏木。

    叶苏木道:“这是有人放到我身上的。”

    萧岂承厉声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栽赃陷害?”

    “除此之外,别无解释。”叶苏木道。

    “人赃俱获,你还有何可解释的?”萧依咄咄逼人,“为了此次上元节,我静思阁上上下下准备近一月,却被你这善妒之人毁于一旦,家主,还请你为我静思阁做主。”她说着,竟跪于地上,抬头看着萧岂承。

    萧岂承震惊片刻,她这一跪,此事就不可能只从轻处置。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栽赃嫁祸法?”萧岂承看着叶苏木道。

    叶苏木扫视人群一圈,最后将目光落于萧柳身上,适才将琴还给萧纯熙后,萧柳撞了自己一下。

    萧柳目不斜视,眼眸中甚至带着咄咄逼人的目光回看着叶苏木。

    “我一时还未可知,但不是我做的,这罪我绝对不认。”叶苏木将目光收回。

    “既然如此,那便先关押处置。”萧岂承道:“来人,押下去。”

    几名弟子上前,欲将叶苏木押下。

    叶苏木出掌,将一人推出数尺之远,“别碰我。”

    又一名弟子上前捉她,依旧被她以掌推出数尺之远。

    “萧茯苓!”萧岂承冷呵一声。

    与此同时,赤月飞掷而出,化作软剑,将叶苏木捆绑起来。

    叶苏木双臂被绑,动弹不得,立马被上前而来的弟子押在剑下。

    萧纯熙与叶苏木几乎同时看向萧岂阳,他神色极冷,道:“押下去。”

    叶苏木的心竟骤然被千尺寒冰冻住一般,冰冷得发颤,他竟用赤月绑自己?

    押进狱中时,赤月才松开,变成一把硬剑,飞跃而出。

    门被锁上,叶苏木空洞地看着那铁锁。

    在狱中待了三日,那铁锁终于被打开,进来的人,正是那一尘不染,清风霁月的萧岂阳。

    “二公子来此作甚,看我的笑话吗?”叶苏木冷言冷语。

    “我绑你,是因为你打伤同门两位弟子,只为叫你好好反省反省。”萧岂阳道。

    “我无辜被人冤枉,他们凭什么押我?”叶苏木不去看他,“难道我就该乖乖受俘吗?”

    萧岂阳亦不看她,“你先随我出去,此事,我陪同你查明。”

    “不必你在此虚情假意。”叶苏木神色终于有所缓和。

    “走吧。”萧岂阳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叶苏木便跟在他身后,三日不见阳光,出去时,竟一时被太阳刺得睁不开双眼。

    因此,她没有看到萧岂阳停住了脚步,猛然撞了上去。

    萧岂阳,“......”

    叶苏木捂着被撞的鼻梁,抬头,硬是疼得一句话骂不出来。

    片刻之后,叶苏木才道:“二公子,你故意的吧?”

    萧岂阳不置可否,“你走路不会看路吗?”

    想极自己招惹的这一身祸端,就是因为走路不看路而至,叶苏木现下便好好看着道。

    那含酥散不是特殊的药物,千鹤镇中,随便一间药铺中都能买到。

    二人只得一家一家去问。

    叶苏木问:“你相信那药不是我所下?”一路上,她一直想问这个问题。

    他说绑自己是因为她伤及同门弟子,并且愿意跟自己一起去查明真相,意思不就是相信毒不是她说下吗?

    萧岂阳没有回答,继续向前走着。

    在上元节当天,叶苏木基本上都在萧岂阳的视线范围之内,辰时,从雅室一起出来,而后,便是在平勤阁中练剑,直至酉时,才至应天阁中。

    就如萧依愿意相信,毒绝不会是静思阁中弟子所投一般,萧岂阳也相信绝不是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人所投。

    况且,他也想为萧纯熙寻得一个真相。

    在一药铺之中,终于问得确有萧氏之人前来买过此药。

    掌柜描述了买药之人的外貌,道:“是一个生得极为俊俏的姑娘,眉心有一红点,身着白色轻纱道服。”

    眉心有一红点,乃是静思阁弟子的标志。

    叶苏木看萧岂阳一眼,只见他面容冷然。

    “可否再具体一些。”叶苏木又看向掌柜。

    那掌柜对修道之人颇为敬重,又道:“身量与姑娘所差无几,对了。”他突然想起来什么重要的线索,“她嘴下有一颗痣。”

    萧柳的嘴下便有一颗痣,叶苏木现在就可以确定,是她无疑。

    静思阁中,萧傅给萧纯熙上好了药,道:“不日便能痊愈,不必担心。”

    萧纯熙低眸,“谢谢前辈。”

    “不必客气。”萧傅道。

    萧傅正欲出门,便看见叶苏木走了进来,他惊道:“茯苓?你怎么来了?”

    叶苏木大步走进来,先是对萧傅行了一礼,“师尊。”然后走到萧纯熙面前,“姑娘可否见我你的琴一看。”

    萧纯熙眼中露出惊慌之色,“你怎么出来了?”

    叶苏木道:“我自是要出来查明真相,好给自己以正清白,也还姑娘一个公道。”

    “真相已如此明了,你又何必费力?”萧纯熙道。

    “姑娘此言差矣,真相并非明了,我与姑娘素不相识,又缘何要害姑娘,难道你就真信旁人所说的,我是因为嫉妒就要陷害你?难道你就不曾怀疑,其实你身边一直有想要害你之人,我被冤枉一次无伤大雅,可那人倘若一直蛰伏在你身边,那才是真正的后患无穷。”叶苏木说这番话时,一直观察着对方的神态变化。

    萧纯熙依旧低垂着眼眸。

    叶苏木接着道:“姑娘不妨回忆一下,到底是谁对于你当乐首这件事最为在意。”

    萧傅行至叶苏木身边,虽然帮不了她什么,但好歹可以给她做个底气。

    萧纯熙依旧不说话。

    叶苏木又道了一遍,“可否将你的琴借我一看。”

    “那琴,已经被擦洗干净了,恐怕没有你要找的线索。”萧纯熙道。

    “擦洗过也没有关系,总能找到些蛛丝马迹。”叶苏木目光笔直地看向对方。

    萧纯熙也看了叶苏木一眼,随后,她缓慢起身,行至琴边,将琴递给叶苏木。

    那古琴通体泛着玉色的光,果然被擦洗得连灰尘都没有。

    “这琴,可是青韵首座特赐给你的?”叶苏木问。

    萧纯熙脸上的神色略微缓和,她点点头,道:“是,这琴玄是千年冰蚕丝制,世间只此一把。”

    “果然是好琴。”叶苏木仔细看着,不像是在找线索,刀像是在观赏。

    “师尊踢的,定然是好琴。”萧纯熙道。

    “那,静思阁中的师姐师妹们定然很是羡慕吧?”叶苏木道。

    萧纯熙立马警惕起来,“你想说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会有人因为羡慕而在琴上动手脚。”叶苏木将琴递到萧纯熙面前。

    “绝无可能。”萧纯熙伸手便要夺回自己的琴。

    叶苏木将琴往后拿了一寸,没有让她拿回去。

    “有何不可能。”叶苏木用指尖轻触着中间的琴玄,“你看这里,有道划痕,我相信你平时一定爱琴护琴,绝不会伤到它,况且,这痕迹也绝对不像是指甲能划的,更不像是摔的,倒像是有人用匕首一类的尖锐物体割的,只是,这是千年冰蚕丝,那人割了之后才发现,这琴玄是割不断的,于是又想了别的法子。”

    萧纯熙定睛看向叶苏木指尖所指之处,如果有一道划痕,她脸色一白,难道,真有人如此希望自己能在上元节上出丑?

    “你看,此人不止能在你的琴上动一次手脚,如果此次让她逃过,那么必定还会有下一次。”叶苏木直视着萧纯熙的眼睛,“你不妨回忆一下,到底是谁对你会有这样的动机?”

    萧纯熙道:“不可能,静思阁中......没有这样的人。”

    “你不想说,也罢,但那个人已经露出了马脚,你不妨与她对质。”叶苏木说完此话,萧岂阳便走了进来。

    萧纯熙立马低垂下眼眸,纤长的睫毛如蝶翼般轻轻颤抖着。

    萧岂阳先是看了她的指尖一眼,看到已经无恙时,心中松了口气。

    而后,他道:“你且进来。”

    闻声而来的人,正是萧柳,她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看向萧纯熙。

    萧纯熙一见来人是她,眼眸之中细微地露出冰冷之色。

    萧柳走上前,“师姐......”

    前几日,因为乐首之事,二人确实明争暗斗过,是因笑纯熙在晨课时失误,萧依考虑过要将她更换,而萧柳成了最大的竞争对手,最后,萧纯熙还是以超高的技艺赢得乐首之位......
最新网址:www.i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