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她切小号修仙 > 第二十一章 夺令

第二十一章 夺令

最新网址:www.ixsw.org
    叶苏木不搭萧月的话,往前走了数步。

    萧闵看着她依旧雷厉风行的步态,对萧月道:“她难道没有喝那水?”

    萧月在乎的却还是她身上那道服,愤怒道:“平勤阁的道服,究竟是是给她的?那道服穿在她身上那般难看,平白就给我们降低了一个档次。”

    对于叶苏木身上的道服,萧闵也是极为愤然的,因为能给她道服的人,论资格,恐怕只有萧岂阳了,她道:“谁知道她的,莫不是去哪里偷的、抢的。”

    随后,萧闵也跟随着叶苏木的步伐而去。

    登封郑氏,金陵台。

    参赛门派百余家,每个门派各出五名弟子,有的门派太小,甚至连五名弟子都集不齐,索性便有多少来多少。

    郑淮上了台,对众人道:“感谢列位受邀来我郑氏参加弟子大会。比试共为三轮,夺得头筹者,可得天下奇药,何首乌一株。”

    翌日之下,百家门派弟子整齐站列,纷纷注视着台上的郑淮。

    郑淮捋了捋山羊胡,“接下来,便开始第一轮比试,夺令牌。”

    叶苏木直觉身后有一道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她用余光看了一眼,是萧闵。

    萧闵还在确定,她到底有没有喝了那水。

    众弟子进入比试场。

    要夺的这令牌,并不是像选拔时一样就挂在高柱上,而是藏于异兽幽灵时常出没的林间。

    踏入林中后,众人便开始走散。

    萧闵却一直尾随着叶苏木。

    令牌仍只有二十张,而人数却比选拔时增加十倍,能夺得的几率更小。

    叶苏木知道萧闵就跟于自己身后,不知道她目的何在,可总归没有什么好心思,于是便时时提防着。

    未行百丈,便有一白狐突然从林中窜出。

    叶苏木后退一步,躲过白狐袭击。

    白狐却突然向萧闵袭击而去,萧闵拔剑出鞘,快剑落下,将白狐一击杀死。

    “厉害啊。”叶苏木道。

    从白狐冲向自己的那一刻起,萧闵就知道自己的行踪藏不住了,她从树后走出来。

    “不比你厉害,一个未入阁的弟子,连平勤阁的道服都穿上了。”萧闵道。

    叶苏木挑眉轻笑:“那如果我告诉你,这道服是二公子亲自给我的,你又当如何?”

    萧闵细眉骤然一皱,“你说什么?师尊亲自给你的?”

    “没错。”叶苏木轻描淡写地点点头。

    “你这丑丫头,凭什么?”萧闵说着,挥剑而上,她要亲自试一试叶苏木到底有没有服那软筋散。

    叶苏木亦拔剑,挡住萧闵刺过来的剑,顿感乏力。

    看来是服了,萧闵嘴角露出一丝轻笑,剑上凝了真气,直刺叶苏木的命门而去。

    叶苏木用掌挡剑,一击便将萧闵推出数丈开外。

    萧闵倒于地上,嘴角流血,她不可思议地看向叶苏木,她不是服了软筋散吗?真气为何还会如此强悍?

    叶苏木收了掌,俯视着萧闵,未说只言片语,便令对方浑身直冒冷汗。

    萧闵低垂着眉眼,心道,一定是软筋散剂量不够。她不知道的是,同服了软筋散的萧琏,此刻还床上蒙头大睡,四支乏力不得动弹。

    而叶苏木,天生筋脉比常人宽阔,那软筋散对她有用,却只是微乎其微。

    适才那一剑,叶苏木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四支似乎有些乏力。

    叶苏木后来不再理会萧闵,独立往丛林深处走去。

    行至一处密林之中时,忽有一老者的声音缓缓传来,“阴气治下,故万物收。”

    叶苏木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见四下并无人的踪迹。

    那声音又接着响起,“阴阳对立、阴阳转化、阴阳消长、阴阳互根。”

    “谁。”叶苏木拔出手中佩剑,又扫视了一圈,仍见四下无人。

    “我盘根在此数百年,还未见过阴气犹如你一般重之人。”

    叶苏木寻着声音望去,见竟是苍天巨树之下的树根在说话。

    那树根已化形,长出眼、耳、口、鼻,正用一双浑浊的双眼看着她。

    “你此话为何意?”叶苏木用剑指向树根。

    “哈哈哈,何意?”那树根声音苍老,“你身上阴气太重。”

    “所以呢?”叶苏木问。

    “需阴阳调和。”树根道。

    叶苏木当它说了一句废话,收回自己的佩剑,又问道:“你可知这林中令牌何在?”

    树根道:“不知。”

    叶苏木便不再与它废话,转身走了。

    行至一处空旷之地时,叶苏木看见有数名弟子围着一名男子打斗,法阵闪动,浮光掠影,而被困在法阵之中的男子,竟是萧凌。

    叶苏木躲在暗处观察了一阵,只见围攻的数名弟子穿的并不是同一门派的道服,可布阵时的配合却极好,看起来是有备而来的。

    萧凌已然落了下风,被困于法阵之中,动弹不得。

    叶苏木见忽有一只通体泛着红光的灵狐窜过,它口中含有一物。

    纠结片刻,叶苏木出剑,从真气最为薄弱的一人下手,将法阵击破。

    萧凌被解了困,立马站起身,出剑向布剑之人击去。

    叶苏木落地片刻,立马朝着灵狐追击而去。

    那灵狐窜得极快,片刻便不见了踪影。

    丛林之中,忽然百数摇晃,有巨大的“哧哧”之声作响。

    叶苏木抬头一看,竟是一足有三丈长的巨蟒缓缓靠近,而那灵狐已经窜到了蛇背上。

    它跳脱着,挑衅一般看着追赶自己的人,泛着红光的尾巴摇摇晃晃。

    巨蟒向叶苏木吐着蛇信,张开血盆大口,冲击而来。

    叶苏木立即闪身,跃至巨蟒的背上,继续追赶灵狐。

    巨蟒绕过头,继续向叶苏木击来。

    叶苏木再度闪身。

    灵狐已跳下蛇背,向着丛林深处逃去。

    叶苏木继续追赶,而巨蟒在身后追赶着她。

    那巨蟒速度剧快,几度要将叶苏木吞进口中。

    前面有一横长的树枝,灵狐与叶苏木皆绕行而过,巨蟒却直直地向树枝上撞击而去。

    灵狐钻进一洞旋之中,叶苏木用剑将洞劈开,正好够人钻进去。

    叶苏木刚踏入,那巨蟒就随之追来,用头不断地撞击着洞口。

    那灵狐躲在一块石头之下,红色的光跳动着,叶苏木逐渐向它靠近,用剑倏地向它刺去。

    灵狐“嗷”叫一声,口中那物掉了出来。

    叶苏木立即收了手,剑未落至灵狐身上。她定睛一看,从它口中掉出的,正是令牌。

    灵狐警惕的看着叶苏木。

    叶苏木弯腰将令牌捡起,此时洞口又是一震。

    巨蟒将要冲破洞口。

    叶苏木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猛地向蛇口掷去。

    巨蟒哧鸣一声,口中流出鲜血。它更加愤怒地用头撞击洞口。

    那灵狐被巨大的响动吓得一激灵。

    叶苏木食指与中指并拢,在剑身凝结真气,骤然一跃而起,向巨蟒袭击而去。

    对巨蟒却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它锲而不舍的继续用头撞击洞口。

    灵狐移动脚步,躲到叶苏木的脚下。

    叶苏木再度跃身,此次,将巨蟒的蛇信割下。

    蛇口中,血一滴一滴流下,它再次猛烈一击,将洞口冲破,朝着一人一狐袭来。

    叶苏木与灵狐同时跳跃而起,躲过一击,接下来便是巨蟒追着一人一狐而去。

    再次绕过那横树之时,巨蟒又是直直向着树撞击而去。

    此次叶苏木趁机一跃而起,手起剑落,将蛇头一剑砍下。

    灵狐用一双灵动的眼睛痴痴地看着叶苏木。

    叶苏木一身白色道袍被蛇血浸染了半边,脸上也染了不少血,她用袖子抹了一把脸,将剑收回鞘中,往外面走去。

    那灵狐一跳一跃地尾随她去。

    三炷香时间已到,钟声响起,所有参赛弟子都向金陵台集结而去。

    那灵狐依旧跟着叶苏木。

    出去时,遇到萧凌,他看见叶苏木满身是血的狼狈样,先是一惊,随后看着不像是她自己的血,就收敛了神色,道:“师妹,你这怎么了?”

    叶苏木道:“无事。”

    萧凌道:“谢谢师妹方才的搭救。”

    “不必客气。”叶苏木道。

    萧凌道:“方才袭击我的那些人,都是些小门小派的散修,他们此次有备而来,集结在一起,布了法阵,我运气实在不好,竟被他们盯上了。”

    叶苏木心道,大概不是他运气不好,而是早就被他们选定作了目标,此次被伏击的,只怕都是四大门派弟子中公认的翘楚。

    金陵台。

    各派弟子集结,萧氏弟子一共有三人拿到令牌,分别是叶苏木、苏鄞、萧志。

    叶苏木与萧闵看到对方时,两人皆是一惊,萧闵身上有不少伤口,是在与灵狐打斗的过程中受的伤,而叶苏木身上那鲜红的血,简直令人不知道她在丛林之中经历了什么。

    就连萧岂阳在看到叶苏木身上这一身血时,眸中也闪过片刻的惊讶之色。

    要说萧志,绝对是运气最为好的人,他刚进入丛林之中不久,就有一只灵狐叼着令牌向他而来,然后将令牌放至他的脚边,还绕着他转圈,见他对自己毫无敌意,用头蹭了蹭他的腿。

    萧志捡起令牌,“给我的吗?”

    灵狐看他片刻,随后便窜跳着跑开。

    郑淮身边的弟子一一宣布夺得令牌的弟子的名单,听见“萧茯苓”三个字时,萧闵紧握拳头,用余光看叶苏木一眼,自己没有进,她却进了。

    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萧闵的手越握越紧,最后看向叶苏木的眼神阴冷又妒忌,她心道,明日一定不会让她再进!
最新网址:www.i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