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她切小号修仙 > 第十八章 选拔
最新网址:www.ixsw.org
    “依你。”萧岂阳将目光从剑上收回。

    叶苏木将剑收于身后,“那我练剑去了。”她知道萧岂阳不会再回答自己,于是说完便转身走了。

    直到夜色渐黑,叶苏木才停了下来,她伸手用袖子擦了擦额角的汗,近来萧岂阳已经不再对她的剑招进行指导,只令她一再苦练。

    可叶苏木知道,他就坐在那里,一直未曾离开片刻。

    他对她算得上是伯乐一顾。

    萧琏敲开叶苏木的房门,“你听说了吗?此次百家弟子会的奖品是一株何首乌。”

    叶苏木倒了一盏茶,“何为何首乌?”

    “这和首乌是极为罕见的药材,可治百病,说不定你脸上的这道红痕也能治好。”

    叶苏木心中有所动容。

    “茯苓,你当真不参加此次选拔吗?”萧琏道,这门内选拔报名已至尾声,叶苏木迟迟没有要报名的意思。

    “你说的此药,当真有可能治好我脸上这疤痕?”叶苏木问到。

    “我可是听说这何首乌能活死人,肉白骨。你脸上这区区疤痕,有什么不行的?”萧琏极其肯定。

    “那好,我明日便去报名。”叶苏木道。

    萧琏异常兴奋,“太好了,我一直想去登封看荷池美景,到时候我可不可以随你去?”

    今年的百家弟子会由登封郑氏举办。

    叶苏木就知道萧琏一直劝说自己去参加选拔一定是有目的,现下终于露了马脚。她道:“行啊,怎么不行,我得先选拔上才行。”

    “我听平勤阁的弟子说你的修为已破八层了,一定会选上的。”萧琏道。

    第二日,叶苏木便去应天阁报了名。

    选拔阁日便开始,共分三轮。

    首名为‘夺令’,近十丈高的二十根木桩之上分别挂一令牌,参赛弟子夺得令牌即可参与第二轮比赛。

    选拔场上,大部分都是剑修弟子,还有几名寥寥可数的符修弟子,而叶苏木则是唯一一位药修弟子。

    萧岂阳作为考核者,站在高台之上,看见叶苏木时,他眸光之中闪过一丝愤怒,她要参加选拔,居然招呼都不同自己打。

    那愤怒稍纵即逝,他白袖一挥,结界散去,众人开始向木桩的方向跑去。

    从出发点至木桩,有三百丈之远,这中间有重重障碍。

    不但要比速度,更考验反应能力。

    叶苏木未跨出十步,便被一绳索绊住了脚,那绳索不知是从何处而来,片刻之后又不见了踪影。

    许多人在绳索的缠绊下被牵制住了脚步。

    叶苏木伺机而动,脚下七星流云步使得如鱼得水,次次躲过绳索的缠绊,冲在了前面。

    仅行了不到十丈,脚下忽然升起高有三尺的木桩,有不慎者踩空掉落至木桩之下。

    叶苏木步步小心,从木桩之上飞快踏过。

    忽有一腿从叶苏木脚下扫过,竟是萧兴扬,他跟在叶苏木身后,瞅准时机,险些将她绊倒。

    叶苏木回身踢了一脚,直中萧兴扬的下体。

    萧兴扬惨叫一声,掉落至木桩之下。

    本来叶苏木跑在前十之内,被萧兴扬这一脚干扰,落到了五十之后。

    叶苏木奋力向前追去。

    行至百丈之处,忽有暗剑刺来,叶苏木躲剑时用的皆是通灵剑法的招式,竟全然能一一躲过。

    有中剑者,并没有任何伤口,只是被剑尖之上的真气猛地一冲击,倒于地上。

    叶苏木再次冲到前十去。

    前十之中,竟也有一女子的身影,是萧闵,她步伐极快,心中只有一个执念,就是夺得令牌。

    行至两百丈时,地表极软,踏足便有如陷入泥塘之中,被止住脚步,动弹不得。

    前行的人纷纷陷入其中,叶苏木止住脚步。

    萧闵也同她站在同一水平线上,她伸出脚尖,有如被吸附进去。

    一旁的苏鄞拉了萧闵一把。

    众人皆止住脚步。

    叶苏木捡起地上的石头,掷出去。只见石头飞速地从那地面上水漂一般飞出一丈之远,速度一旦慢下来便被吸附进去。

    这石头一出,众人就纷纷知道,一旦速度慢下来,就会被吸附进去,可如果速度够快,就能如同在平地上行走。

    叶苏木第一个飞快地踏足出去,用的是七星流云步,速度比平时用时快一倍。

    众人见她已飞速跑远,也用起七星流云步来。

    速度够快的就犹如在平地上行走一般,仍然有速度不够快的陷入其中。

    紧随叶苏木踏过泥塘地面的,是萧志,他的修为在常人之中快是精进极快的,练武并不比叶苏木懈怠。

    再前行百丈便是挂有令牌的木桩。

    叶苏木片刻不耽搁,又快步向前跑去。

    木桩上无任何可以攀爬之物,光滑得被打磨过一般。

    叶苏木尝试踏足上去,未上三丈,便滑落下来。

    萧闵站在叶苏木身后,要与她攀爬同一根木桩。

    见叶苏木落下来,萧闵便伺机而上,一个回旋向叶苏木踢来。

    叶苏木脚还未落地,在空中回身一圈,用脚对上萧闵向自己踢来的脚。

    二人修为不相上下。

    叶苏木原来竟低看了萧闵,想不到她修为竟这么高。

    萧闵没有与叶苏木耗费时间,立刻攀爬而上,将要摘得令牌之时,被叶苏木向后拉了一把。

    二人又双双落于地上。

    这次,二人同时出脚,踢向对方。

    谁都没有捞着好处。叶苏木反应更快,以力借力,飞跃而上,一伸手将令牌夺下。

    萧闵见势不妙,立马向另一木桩而去。

    每根木桩之下都已有人,萧闵与一符修弟子争夺,抢得令牌。

    第一轮比赛结束,共进二十名弟子。

    手持令牌去萧岂阳那里登记时,他目光冰冷地看向自己,叶苏木亦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将令牌放在登记书写的弟子面前,报自己的名字,“萧茯苓。”

    比试第二轮,比的是真气境界。

    以真气击碎磐石,两两比试,先破者晋级。

    二十名弟子上前抽签,抽到同样数字之两人为一组。

    叶苏木拿到的数字是‘八’。

    她在第八的位置站定。

    寻着八而来的也是一名剑修弟子,而且是萧兴扬叫去围攻自己的那群人其中之一。

    叶苏木不屑地看她一眼,区区手下败将。

    那弟子从那次被她打倒之后对她倒是有几分忌惮,他不说话,只静默地站在一边。

    比试从第一组开始,萧岂阳站于第一组二人身后,二人同时掌中凝气,推向磐石。

    磐石先碎于谁的掌心之中便是谁赢。

    到第八组时,他先是冷眼看叶苏木一眼,跟在他身后的弟子道:“请二位开始。”

    叶苏木与名弟子同时掌中凝气,推向磐石。

    片刻之后,磐石在叶苏木的掌心之中碎裂。

    跟在萧岂阳身后的弟子记下叶苏木的名字。

    叶苏木看着那道颀长袂然的背影,心道,他堂堂剑修首座,应该不会因为未告知他这一小事而与自己生气吧?

    可看他的神情其实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因为他本就时常冷着一张脸,谁知道他有没有生气。

    叶苏木其实有些难以想象,他若是真生气了,会怎样?会罚自己?会不再指点自己的修为?还是会直接将自己逐出平勤阁?

    与叶苏木比试的弟子见她痴呆地看着萧岂阳的背影,心中道,这丑丫头不会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师尊也是她胆敢肖想的。

    叶苏木收回目光,见那弟子正看着自己,就回了他一个“看什么?”的眼神。

    那弟子如今见叶苏木已是忌惮不已,即刻收回了目光。

    两轮比试结束,天色已黑,第三轮要到明日再比。

    叶苏木在场外看见了萧琏,她对着自己招手,“茯苓,这边。”

    萧琏步伐轻快地向她跑来,“茯苓,你可太厉害了,连进两轮,只要明日再进第三轮,咱们就可以去登封玩了。”

    “我尽量吧。”叶苏木边走边道。

    萧琏跟在她身后,“你一定可以的。”

    此时苏鄞又向她们二人走来,他先是与萧琏打了个招呼,“小琏姑娘好。”

    萧琏笑道:“萧师兄好。”

    叶苏木不大想看这二人之间的眉目传情,独立往前走去。

    苏鄞与萧琏同时追着她而来。

    萧琏道:“萧师兄也很厉害,茯苓,你们都过了第二轮,明日再过第三轮,等去了登封,还可以相互照应。”

    苏鄞道:“如果能有幸能和茯苓姑娘一起过第三轮,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叶苏木觉得苏鄞的热情必然不是真的冲着自己的,但也礼貌回了句,“我也求之不得。”

    “你们二人肯定都能过的。”萧琏对着苏鄞眉开眼笑的,“到时候我也想与你们同去,去看看登封水乡。”

    苏鄞道:“小琏姑娘喜欢看水?”

    “嗯。”萧琏轻轻皱眉,“这千鹤山上,除了那条小溪,再不能见到水了,我们听说这个时节登封的莲蓬熟了,若是能去采摘莲蓬,那再好不过了。”

    苏鄞每次一笑都能让人如沐春风,他笑道:“看来萧琏姑娘还真当是生错了地方,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此景甚妙,与姑娘极配,姑娘就该在养在水乡中的人。”

    叶苏木已经大步向前,而身后的二人还在讨论误入藕花深处之妙,水乡之美的话题。

    未行数丈,却遇到了萧岂阳。

    叶苏木停下脚步,萧琏与苏鄞也停下脚步。

    苏鄞最先拱手道:“师尊。”

    萧琏也立马道:“二公子。”

    萧岂阳略微点头,目光直视着叶苏木。

    叶苏木亦拱手道:“二公子。”

    “你跟我来。”萧岂阳说完,转身便走了。

    萧琏看着叶苏木,“你不会是又惹什么事了吧?”

    叶苏木道:“哪有那么多事可以惹,你们先走吧,我去去就回。”
最新网址:www.i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