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她切小号修仙 > 第十四章 突破
最新网址:www.ixsw.org
    “你虽在我门下听学,却依然是清修阁的门徒,广博首座只是将你托付给我管,从今日起,我便按平勤阁的规矩要求于你。第一条便是不可惹是生非,你可做得到。”萧岂阳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入叶苏木的耳中。

    “是。”叶苏木用极淡的声音道。

    萧岂阳觉得她不同于其他弟子,胆子与气度未免也太大了些,对自己的毕恭毕敬也不像是发自内心,他转过身看了她一眼,“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无事你便下去吧。”

    叶苏木又道了一声,“是。”便下去了。

    萧岂阳看着她的背影,明明是十分纤细的身量,却平白让人觉得凌厉。

    遵照萧岂阳的叮嘱,叶苏木绝对不会主动去惹是生非,就算是别人有意招惹自己,只要不算太过分,她也是能忍则忍。

    就如此刻,她努力又认真的练气近半个月,可就连半层的气息都凝结不起。旁边的人便道:“你看着挺认真的,怎么一点成效都没有,我看你根本就不适合修剑道,还是回去修习你的药道吧,一个女孩子,学点看病救人的本事多好。”

    叶苏木不理,继续气沉丹田,凝气推掌。

    那弟子又道:“我可是为你好才劝你的,剑修这条路不是人人都能走的。”

    叶苏木抬头看他一眼,眼眸之中似有寒光迸出。

    那弟子立马收回了目光,身体不自觉地倾斜,萧岂阳手执一玉色细板,轻击于他的腰背之上,“身体挺直。”

    萧严立即挺直了腰板,不再看向叶苏木,也不敢再多言。

    叶苏木暗自弯了嘴角,耳根子终于清净了不少。

    下了学,叶苏木行走于人群之中,突然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肩膀。

    她转过身,看见了一张极为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的脸。

    那人神色之间并无恶意,一派温润儒雅之姿,他道:“姑娘可还记得在下?”

    叶苏木看了片刻,这才想起来在何处见过这张脸,她道:“苏鄞。”

    苏鄞神色和悦,“姑娘还记得在下。”他笑了笑,又道:“不知可否请教姑娘芳名。”

    芳名二字教叶苏木觉得自己实在是配不上,在这些人眼中,或许自己有的只是丑名。

    “萧茯苓。”叶苏木道。

    “苏师兄,你同这偷鸡摸狗的丫头聊什么呢?”萧兴扬的声音不大不小地响起。

    苏鄞转过头,“怎可对师妹如此无理。”

    “呸,还师妹呢,师尊何时说过让她入门了?”萧兴扬抱着手臂走上前,满眼都是嫌恶。

    萧兴扬此人是一贯的地痞流氓作风,苏鄞则君子之姿,不屑于与他计较,于是就对叶苏木道:“不必理会他,我们走。”

    叶苏木点点头,跟着苏鄞走了出去。

    萧月对萧闵道:“苏师兄这眼光不行啊,不会是喜欢上那个茯苓了吧?”

    萧闵道:“不会吧,我就不信天下有哪个男子是不看脸的,苏师兄玉树临风,怎么可能会看上她。”

    “可是你看他们两个那样。”萧月目不转睛地看着一道出去的二人。

    萧闵则看着萧月,“你不会是喜欢上苏师兄了吧?”

    萧月立马否认,“怎么可能。”

    “那你如此在意作甚?”萧闵轻笑道。

    “我就是好奇。”

    二人出去后,苏鄞道:“想不到你会对习剑有兴趣,不过我看姑娘确实是英姿飒爽,有习剑道的根骨。”

    叶苏木从不怀疑自己有习剑之天赋,从前不论叶曹教她什么,她都能一学就会,可是近来,她却无一丝一毫的长进。

    难道?自己之前所中的毒,毁的不仅仅是修为,而是筋脉本身?

    见她不说话,苏鄞又道:“修习剑道切不可心急,大可以慢慢来,入门一年半载依旧一无所获的大有人在,你才入门半月,还没找到门道亦是情理之中。”

    叶苏木淡淡点头,她觉得苏鄞对自己热情过了头。

    苏鄞又道:“如果姑娘不嫌弃,在下可以指点姑娘一二。”

    “不必。”叶苏木的声音不算太冷,但此情此景中,这样一声斩钉截铁的拒绝总显得太过突兀。

    就连苏鄞都明显愣神了片刻。

    叶苏木又道:“我的意思是,不必麻烦苏师兄,我可以自己下去勤加修习。”

    “也好。”苏鄞云淡风轻地笑了笑。

    突然,叶苏木被人从背后撞了一下,她回过头一看,竟是萧月。

    “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萧月抱着手臂,脸上毫无歉意。

    叶苏木不理会她。

    萧月抱着手臂从她面前走过,萧闵也跟了上去。

    叶苏木加快步伐,从萧月身边擦身而过,脚在她的脚上不轻不重地踩了一脚。

    “喂!你......”萧月指着叶苏木。

    叶苏木打断了萧月的话,“抱歉,我也不是故意的。”

    “我看你就是成心的吧。”萧月看着比旁边的萧闵还要温婉几分,此刻却破口大骂,“你这臭丫头,到底哪里冒出来的?居然敢踩我!”她说着,上前一步,一掌向叶苏木横劈过去。

    苏鄞伸手拦住,“还请师妹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与茯苓姑娘计较。”

    萧月收了手,“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看在你的面子上不与她计较?”

    叶苏木分别看了二人一眼,走了出去。

    萧月并不关心她,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苏鄞。

    “同是一派弟子,又何必斤斤计较,你方才也撞了她一下,算作两清。”在萧月灼灼的目光之下,苏鄞道了这么一句。

    萧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她本想着着对方说出的是一句求和的软话,没想到他却计较起对错两清来。

    “你......”萧月气急,却一时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算了,啊月。”此时,萧闵走过来将萧月拉走,边走边低声对她道:“我们下次再想个别的法子对付她。”

    萧月冷哼一声,“那苏鄞是被她迷了心窍吗?居然向着她说话。”

    萧闵虽然坚持任何男子都是看脸的,苏鄞不可以看上那个丑丫头,但适才苏鄞的一番话却又实实在在的向着她,于是也百思不得其解,“对啊,今天这苏鄞怎么回事?”

    转眼,叶苏木在平勤阁中听学近一月,招式与拳脚上的功夫她倒是学得极快,基本上都是一学就会,可修为上却毫无进展。

    在她之后几日入门的一位弟子,萧志,前两日已经突破了第一层,就连萧岂阳都赞他根骨极佳。

    对于叶苏木,萧岂阳则无任何表示,只觉得她就是常人之根骨,但胜在努力勤奋,如能一直坚持下去,或许半年之内能突破第一层。

    每日回到清修阁中,叶苏木都会找一片静谧的竹林空地,将当日所学的招式练一遍。

    这天,她按时到,先是静心扎马步半个时辰。她闭上眼睛,呼吸平稳。

    突然,竹林中飞窜出一根被削得极尖的竹子,直击她的后心而来。

    叶苏木翻身一跃,飞起六尺之高,竹子从她的脚尖下飞窜而过。

    紧接着,又有十余根竹子从四面八方飞窜而出。

    叶苏木使着极妙的七星流云步,一一躲闪。

    躲闪中,一张天罗地网从上空之中向她铺撒而来。

    叶苏木一脚踢飞袭击向自己的竹子,要躲闪已然来不及。

    网将她罩住,挂于空中。

    竹子却还在持续飞出,眼见着一根尖竹向自己刺来,叶苏木只能用手击挡。

    那尖竹在空中停顿片刻,掉落于地面上。

    叶苏木不可置信地看着有真气输出的掌心,心中雀跃。

    她突破第一层了!

    未等叶苏木兴奋片刻,又有一竹子飞出。

    叶苏木再次伸手推掌,竹子像适才一样落于地面。

    几次三番后,终于再没有竹子飞出。

    叶苏木从怀中拿出匕首,割开葛绳制的网。

    网破开,她跳落至地上,踢了那破网一脚,哼着小调回到清修阁中。

    萧井张望着门口,见她回来,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

    叶苏木进来后,亦定睛看着萧井,只见他低着头,老老实实地挑拣着发霉长虫的药。

    萧井近来见着她越来越老实了,不但没有“丑丫头、丑丫头”的大呼小叫,更不会主动对她出手。

    叶苏木不与他说什么,走过去到另一边帮忙挑拣。

    萧井的一双手不断地翻着药,手掌与指尖上有一道一道的细痕,像是被什么细物划的,指节与指腹上有许多新茧,还很厚,像是做了什么重活磨的。

    叶苏木突然走近萧井,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举到眼前,细细查看。

    萧井猛然收回自己的手,习惯性地叫道:“丑丫头,你看什么?”

    叫完丑丫头后又暗自后悔,闭了嘴。

    “你这些伤和茧是怎么来的?”叶苏木质问道。

    萧井将双手背负于身后,“关你什么事?”

    “是不是削竹子弄的?”叶苏木接着问。

    “老子削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萧井向前一步,走了。

    叶苏木快速上前,抓住萧井的一边肩膀,将他转了半个身。萧井整个人向前倾了一步,险些摔倒在地。

    “竹林里的机关是不是你布的?”叶苏木厉声问道。

    萧井大声道:“是又怎样?”他掌中凝气,猛然推向叶苏木。

    要躲闪已然来不及,叶苏木伸手回挡。

    二人的掌相击片刻,叶苏木竟没有吃亏。

    遭殃的是簸箕中的药,被真气击得四处散落。

    二人持平片刻,同时收了手。

    叶苏木再次看向自己的掌心,能挡住萧井二层的真气,难道自己已经突破至二层?

    萧井见叶苏木凝神,拔腿就跑。

    叶苏木看着萧井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个极轻的笑。
最新网址:www.i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