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她切小号修仙 > 第十一章 中秋
最新网址:www.ixsw.org
    百越萧氏两位公子在百家之中可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子,一个是芝兰玉树爽朗清举的翩翩君子,一个是冰山玉雪如琢如磨的琅琅璧人。

    不怪这群女修对他们五迷三道。

    萧琏与叶苏木坐在角落中,一名剑修看见叶苏木脸上的红痕,不自觉地离她们二人远了一些。

    叶苏木玩转着手中的泛着莹白玉色的酒杯,那剑修出去时在他脚下准确无误地扔了个荔枝核,地面本就是白玉铺制而成的,那剑修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随着‘扑通’一声,四周的人纷纷看向他。

    那剑修本也是一个翩翩少年郎,这一摔令他极为狼狈,他一言不发地站起来,顺手捡起刚才自己踩到的荔枝核,扫视一圈四周的人,最后目光定格在叶苏木的脸上,“你扔的?”

    叶苏木平静地摇摇头,“不是。”

    大殿之中数百双眼睛盯着那剑修,就连萧岂承也将目光投来,他不便再多问,只冷哼一声,看着叶苏木桌上的荔枝皮,走了出去。

    亥时已至,家宴正式开始。

    五名身穿绫罗白缎的音修分别手执七弦琴、琵琶、玉笛、鼓、瑟行至厅堂中央。

    执七弦琴之人是由萧依亲自挑选的乐首,而乐首这一职位往年都是萧依亲自担任的,今年却出了一个极为出挑的继承人,萧纯熙。

    萧纯熙将七弦琴放置于地上,五人皆落座后,她伸出一双若削葱尖般的玉手开始波动琴弦。

    一声极为空灵的琴声响彻于大殿之中。

    接着便是五乐齐奏,朱弦玉磐之音袅袅绕于耳畔。

    奏乐的五名音修皆是极美极妙的璧人,尤其是萧纯熙,粉妆玉琢,眼眸中秋波流转。

    在场之人无一不将目光停留于她身上,就连一向冷若冰霜的萧岂阳也将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半刻。

    得如此传人,萧依面上极为有光。

    萧岂承道:“青韵前辈真是培养了一代佳人才子,此曲甚妙。”

    萧依低眉垂眸,嘴角含了浅浅笑意,“此乃老媪本职。”

    与萧依坐于同一侧的萧傅静默不语,不知道为何,他阁中几个弟子近来接二连三地给他招惹了一众是非,此情此景之下他只能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萧纯熙等人连奏两个时辰,直至家宴结束,五人飘飘若仙地从大殿中央退去,一众男修目光跟随着她们的身影而去。

    仰慕萧纯熙的人众多,萧宜算是最为丢脸的一个。

    事因去年七夕之夜,观灯之时,萧宜当众递上一纸情书,被萧纯熙当众从三千明灯中扬下。

    被一名弟子接住,当众读了出来,他书中写的是情意绵绵的爱慕,句句情真意切,字字露骨直白。

    那弟子嗓音极大,音调抑扬顿挫,每一个观灯之人皆侧耳倾听,“我为人间惆怅客,浮世三千,吾独爱卿。”

    “......”

    “一顾倾城人,再顾倾人国,入我相思骨,孤枕难眠。”

    那情书洋洋洒洒写了一整页纸,那弟子挑挑拣拣,念了近半刻钟,被从高楼之上跑下来的萧宜一把抢了回去。

    耳边充斥着众人的各种嘲笑讥讽,最多的大概只有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萧宜本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药修,经去年七夕一事,可谓一夜成名,现在人人皆知清修阁有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此刻,萧宜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中,看着惊艳四座的倾城佳人,心中爱慕依旧不减,兴许还愈发浓烈。

    溪水潺潺流入茂密的竹林中,叶苏木站立于溪边,她气沉丹田,试着用掌心凝气,却怎么也不能将气息聚集。

    “想练修为,你得去平勤阁。”身后突兀地传来一个声音。

    叶苏木转过头,只见萧宜手里提了一个药篮子,里面装了许多车前子。

    “我没有想学。”叶苏木收了掌,走过来,与萧宜擦肩而过。

    萧宜转过身看着叶苏木,她身着利落短袍,长发高束,看起来比自己都要英姿飒爽几分。

    叶苏木已经走远。

    夜晚,叶苏木翻着医书,只觉得百无聊赖。

    “治病救人?”叶苏木切了一声,将医书丢置在一旁。

    杀人如麻才是她的本职,叶信死时的惨状还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而萧岂阳只是这些所谓名门正派的其中之一,终有一日,她定叫他们血债血偿,为叶氏每一条因为此次讨伐而死去的人讨命。

    第二日,叶苏木清早就去了平勤阁,她没有进去,就站在墙外,竖起耳朵的话依稀可以听见萧岂阳用那昆山玉雪般冷冽的声音讲解心法。

    叶苏木跟随着墙内弟子的一招一式,都是极其基础的筑基之式,与叶曹教她急于求成的心狠手辣的招式大相径庭,循序渐进,几日下来一无所进,但她依然每日坚持来。

    直至第七日,出门时就被萧傅拦住了去路,“你每日早出晚归,晨课是能缺就缺,究竟所为何事?”

    叶苏木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可知晨课一日不去该当如何?”萧傅双手背负于身后。

    “弟子不知。”叶苏木只知道萧井等人缺席晨课亦是常有之事,于是就大着胆子连续七日不见踪影,这却是连萧井都不曾有过的,他最多三日不来,第四日便会出现。

    “一日缺席,罚禁足三日,你已连续七日缺席,便给我禁足于清修阁中二十一日,哪都不许去。”萧傅厉声道。

    一听禁足二字叶苏木就头疼,先前的三个月禁足已经令她长与清修阁中要发了霉,再禁足二十一日,她就真的要成一朵发霉的蘑菇了。

    叶苏木咽下满腔的不甘,底下头道:“是,师尊。”然后就转身回到了庭院中。

    杨正则的青蛇龟终于出世了,为此,他精挑细选了一块足有半个脸盆大的白玉石,将调配好的药水滴在玉石上。

    净白的玉石慢慢长出了四足,变成长条形态,头与尾都是蛇的体貌,中间则生出一个龟壳。

    那青蛇龟向前爬行数步,萧井上前一脚蹿上去。

    “你干什么?”杨正则恼怒一声,立马上前要护住自己的心肝宝贝。

    谁知那蛇头倏地向龟壳中缩进去,连带着尾巴也一道缩了进去。活像一只大型的蜗牛。

    “你急什么,我就是想看看它能不能将头缩进龟壳里。”萧井将脚收回来。

    “这是白玉,别乱踢。”杨正则将只看得见龟壳的白玉抱起,用袖子擦了擦龟壳上的灰。

    “有什么可稀罕的。”萧井切了一声,走远了。

    萧既明立马跟上了他的步伐,自上次他帮自己在萧傅面前打了圆场之后,对他更是言听计从,亦步亦趋。

    禁足期满,叶苏木先去临溪堂听完晨课,再去了平勤阁墙外偷师。

    庭院中,萧傅看着将药房中的药端出来晾晒的五名弟子,唯独又不见叶苏木,便问萧琏道:“你可知茯苓近来可有何事,怎地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萧琏摇了摇头,知道她近来很忙,却也不知她在忙什么。

    一旁的萧宜道:“我看小师妹并无心修习药道,对练气修剑倒是颇有兴致。”

    此话一讲众人皆是楞神半刻,萧宜此人说话不过脑子,简直是将叶苏木扒光了扔出来在大街上溜了一溜。

    萧傅沉声道:“等她回来我亲自问一问,你莫要在此妄下定论。”

    萧宜见师尊脸色不对,立马道:“这只是我的猜测。”

    叶苏木回来时,萧井等人纷纷等着看她的好戏。

    可惜萧傅将她独自叫进了灵药堂中,于是三个人就挤在门口,竖耳倾听。

    萧傅的声音隐隐传来,“你近来可是有了什么新奇好玩之事?怎么上完晨课就不见了人影?”

    叶苏木答:“没有。”声音不大不小,低沉着头,面不改色。

    萧傅总觉得叶苏木给自己一种难以驾驭之势。他一摸胡须,又道:“从明日开始,你将《内经》抄写一遍,七日后交与我。”

    叶苏木依旧面不改色,沉声道:“是。”

    见她不肯交代,萧傅又道:“你可是想修习剑道?”

    听见‘剑道’二字时,叶苏木心中一沉,有种被人扒光衣服的羞耻感。她看着萧傅片刻,最终轻轻点点头。

    萧傅叹息一声,“早知我就不该收你。”

    叶苏木“扑通”一声跪下,“师尊,我并无此意,只是对剑道颇感兴趣了些,修习药道才是我的本职。”

    萧傅静默片刻,“那你说说《内经》二卷第三则。”

    叶苏木支支吾吾片刻,她近来心思果真全然不在药修之道上。

    萧傅见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叹息一声,而后道:“七日之内,抄两遍。”

    “两遍?”叶苏木低声道,那《内经》足有二指之厚,七日两遍,就算她日夜不歇地抄也不一定能抄得完。

    “有何问题吗?”萧傅低眸看着她。

    “没有。”叶苏木从始至终没有任何表情,语气却更加地冷淡。

    萧傅觉得,自己的这座小庙怕是要容不下她了。“没有问题便下去吧。”

    “是,师尊。”叶苏木起身出去了。

    出去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内经》开始抄写。

    萧琏随后也进来了,她在叶苏木身旁坐下,看着她奋笔疾书的模样 问道:“祖父要你抄几遍?”

    “两遍。”叶苏木低声道。

    “你。”萧琏顿了顿,“当真想修剑道?”

    叶苏木没有说话,笔尖没了墨,抬手沾了一下。

    “咱们派也不是没有转修的规矩,可你若真转修了,祖父的面子往哪里挂?祖父最是在乎面子,他不会同意你转的,而且,二公子也不一定会收你。”萧琏道。
最新网址:www.i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