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佬她切小号修仙 > 第一章 讨伐
最新网址:www.ixsw.org
    “杀了她!”

    一老者的声音穿云破石地响彻整个大殿,一女子已被四大剑修以玄光法网伏住。

    老者所说女子已然乏力,这场战役中,已成为她剑下亡灵之人数不胜数。

    她口吐鲜血,筋脉尽乱。

    从心脉的迹象来看,必定是中了毒,可是倾尽天下谁能给她下毒?

    “叶苏木,交出《乾坤册》今日可以绕你不死。”开口说话之人是登封郑家主郑淮。

    “若是我不交呢?”剑光之下,叶苏木脸上的面具如鬼魅般狰狞,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

    “不交,你只有死路一条。”郑淮说着手执长刀,向已跪倒在地的女子砍去。

    “《乾坤册》在此。”殿外传来一声高呼,飞跃而进一名黑衣男子,他从怀中拿出一本约有二指厚的秘籍。

    “放了她,我就交出《乾坤册》。”男子看着郑淮。

    “良辰,你休要自作主张。”叶苏木气息已乱,她奄奄垂绝的眼眸看着叶良辰。

    叶良辰护着叶苏木向墙面靠去,而后掷中开关,墙面豁然从中间裂开。

    叶苏木被猛地推入密道,墙壁立刻严丝合缝地合上。

    郑淮将刀直至叶良辰脖颈间,“交出《乾坤册》。”

    叶良辰仰天长笑几声,“郑淮,你如此想得到《乾坤册》究竟是为了除魔卫道还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说着掌中凝气火光,向秘籍烧去。

    郑淮用刀砍将叶良辰执秘籍的手砍下。

    一只手与一本秘籍掉落于地。

    叶良辰知今日必定逃不过正道的俘虏,身为魔道八大护卫之首,他自是不会甘愿受俘,掌中火光不减,向自己心脏袭去。

    夜色好似黑得没有边际,一股阴冷的风夹杂着恶臭的血腥味袭来。

    叶苏木自密道逃出,她浑身乏力,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下十余处。

    这是一片荒野之地,唯有无数的尸体作伴,这场讨伐持续太久,久到叶苏木已然乏力。

    闭眼之前,叶苏木伸手拿下了脸上的面具,她一直以面具示人,除了身边亲信,从未有人见过她的真容,为的或许就是这一刻,将自己置于黑暗之中,以伪装自己,或许还能逃过一死。暗黑的夜色之中,银色的面具泛着微弱的光泽。

    天空中泛起鱼肚白时,叶苏木睁开了眼睛,晨光照在她血色全无的脸上,那是一张冷艳凌厉的脸,本该算得上好看,可在右边眼睛与额角处,赫然出现一块有半个巴掌大小的褐红色印子。

    她叶苏木原本是幽州叶氏无忧无虑的小姐,只因十年前父亲叶邹意外获得了一本《乾坤册》,修为剧增,百家门派听此传闻,便在东吴钱氏钱俞章的率领下讨伐叶氏,说叶邹所练的乃是妖术,叶邹被伏诛,其妻子周潼与之共赴生死,自缢而亡。

    留下年幼的叶苏木,她被本派的剑修叶曹所救,叶苏木天赋异禀,很快在叶曹的教导下练就一身修为,而后重返叶氏,执掌叶氏,成为家主。血洗东吴钱氏,取钱俞章项上人头。从此以后成为正道人中闻风丧胆的女魔头。

    为了铲除魔女,正道群狗再次对叶氏发起讨伐,叶苏木寡不敌众,又身中剧毒,被叶良辰从密道送了出来。

    她自是不会这样轻易死去,不然怎配得上为祸苍生的女魔头的称号,她此次不死,势必再次将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杀绝踏平。

    她从一片尸山血海中爬出来。

    再次醒来时,叶苏木置身于一间小舍雅屋之中。

    原是一位身着布衣道袍的老者路过,见她浑身是伤,又被烈日暴晒,看着可怜,便将其救起。

    老者替叶苏木把过脉,见她体内并无真气汇聚,只道她大概是普通人。

    可这浑身的伤,难道是被劫匪所伤?

    老者未曾多疑,让自己的孙女照看叶苏木。

    鼻尖传来浓烈的草药香,由于极度饥饿,叶苏木睁开眼睛时只觉得乏力至极,她费力台眼环顾四周,看见了一女孩的背影。

    叶苏木轻轻咳嗽一声,以提醒女孩自己醒了。

    果然,女孩听见咳嗽声就立马转过身:“你醒了?”

    “这是何处?”叶苏木问道。

    那女孩神态颇为活泼,她道:“此处是百越萧氏清修阁,我与祖父是清修阁的药修。”

    叶苏木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一身青色布衣。

    “你那衣服上全是血,我给你换了。”女孩边说边盛了一碗汤药,走过来递给叶苏木:“对了,我叫萧琏,你叫我小琏就好。”

    叶苏木点点头,接过萧琏递过来的汤药,低头喝了几口,苍白干裂的唇终于沾了些水汽,直至将整碗汤药喝尽,她才抬头道:“有吃的吗?”

    萧琏的目光总有意无意地停留在叶苏木右边额角处,以至于有些呆滞,对方话闭片刻之后她才道:“有的,早上剩下的还有些,我去给你盛来。”

    “多谢。”叶苏木道。

    萧琏进厨房端了些剩饭出来,叶苏木接过后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你叫何名?”萧琏见叶苏木吃相狼狈,竟渐渐对她放下戒备,走到木床前坐下,问道。

    叶苏木佯装失忆,她以手扶着额头道:“我不记得自己姓甚名谁,只记得自己似乎从很高的山坡上滚落下来,醒来后就在这里。”她头上确实有伤,是从密道逃出来的时候滚落过几次砸到的。

    “你不记得你叫什么名字了?”萧琏的目光依然瞟着叶苏木有大片红痕的额角。

    叶苏木目光呆滞,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她已经感知到自己修为尽失,恐怕得隐于此间潜心修炼,才能回去重振叶氏。

    不知道八大护卫还余几人?

    还有浣溪,不知道她是否能自保。

    浣溪是母亲救下的流浪儿,自小无名无姓,就赐了个字,曰:浣溪。

    多谢浣溪人不折,雨中留得盖鸳鸯。

    自父母双亡后,叶苏木与浣溪相依为命,她自小不善修道,于药理却很是精通,多年来也给了叶苏木不少帮助。

    如今,家亡人亡,叶苏木自顾不暇,只能希望她能在正道的围剿下苟活下来。

    萧琏见叶苏木神情呆滞,信她或许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是个可怜人,就先暂且在这里住下养伤,等伤好之后再出去寻找自己是何人也不迟。”

    当日妖女叶苏木不见了踪影,百家门派合力讨伐幽州叶氏一事便告一段落。持续一个月之久的讨伐结束,接下来便是如何处置《乾坤册》的群雄大会。

    翌日当头,百家门派家主聚集于登封郑氏金陵台,上席位落座的是四大门派家主,登封郑氏郑淮、百越萧氏萧旂承、广陵赵氏赵忠义、庐阳齐氏齐莫之。

    身着黛青色服饰的婢女弯腰将一个金色盒子举于头顶捧上来,走到中央,将盒子轻轻将放置于白玉高台上。

    一时之间,偌大的金陵台落针可闻,众人皆是神色严肃。

    大约一刻钟之后,郑淮开口:“诸位家主,如今那妖女不见了踪影,而为祸人间十年的《乾坤册》就在这金陵台上,要怎么处置,还望诸位直抒己见畅所欲言。”

    郑淮将问题抛出之后,依然无人应答。

    又过了一刻钟,下席位的一位家主道:“依在下之见,还是先抓住那妖女,将她凌迟处死,以除后患之后再商讨如何处置《乾坤册》也不迟。”

    他话音刚落,立马有人提出反驳:“不行,倘若那妖女再次归来,盗走《乾坤册》就得不偿失了,依在下之见,还是先将《乾坤册》销毁,不让它再为祸百家。”

    “杨兄言之有理。”讲话之人话音刚落,就有人道,只消有一人附和,余下的就尽是附和之声。

    何况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觉得方才那位杨兄确实言之有理,不是人云亦云。

    “诸位先安静。”坐于上席位的郑淮出声打断了众人的议论纷纷:“诸位的心情我都能理解,但依在下之见,如今那妖女逃之夭夭,随时有可能再反于世间,霍乱百家,抓住她才是重中之重。”

    他言刚落,上席位上的另一位家主齐莫之道:“我赞同郑家主的说法。”

    上席位上的两位家主意见一致,下席位上的家主中立马随之附和,这回却是真当人云亦云起来:“郑家主说得对。”之声此起彼伏。

    ……

    叶苏木养伤数日,一直得萧琏的悉心照料。

    将她救回的老者名曰萧傅,字广博,是百越萧氏药修,也是清修阁首座。

    清修阁之所以叫清修阁,在于清修二字,而清修的根本实则是因为地处偏僻,可谓依山傍水,藏于竹林深处,人烟稀少,阁内弟子不足十人。

    叶苏木手脚灵便,能下地之后就跟着萧琏,不管她干什么都帮着做,决不让自己吃白食。

    而萧琏与萧傅本就是好心之人,见她如此勤快会事,就没有想着将她赶走。

    竹林里,有一小溪穿过,萧琏每日来溪边将刚采来的野菜洗净。

    这日叶苏木也跟着萧琏来到溪边洗菜,水中倒影晃动。

    叶苏木本洗得认真,忽见水中自己的倒影略有异常,她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的额角处有一块颜色暗红的疤痕。

    萧琏见她神色异常,就问,“怎么了?”

    叶苏木亦不明情况,不过应该与至自己修为尽失的毒脱不了干系,她问道:“我脸上这红痕从一开始就有吗?”

    “对。”萧琏答道:“祖父救你回来时就有了。”

    叶苏木本也不是有多在乎相貌之人,可这红痕着实太过显眼,在潺潺流过的溪水倒影中跃动在眼前,太过伤眼。

    “我见这红痕不像是因伤所致,还以为是你天生自带的胎记。不过也不是无药可医,天下之大,奇药总是有的。”萧琏见她神色暗淡,连忙安慰,可说的总归只是空话。

    叶苏木抬手,掌心盛着溪水,扑在脸上,试图用溪水洗净红痕,可除了将红色的皮肤打湿,匀长的眉毛打湿,纤长的眼睫打湿之外毫无作用。
最新网址:www.i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