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挑灯仗剑录 > 第十一章 泰山脚下

第十一章 泰山脚下

最新网址:www.ixsw.org
    吴千秋牙关一咬,蓦然把手一扬,几枚银针电射而出,飞向于雪凤面门。于雪凤大吃一惊道:“你不是没有暗器了么?”原来吴千秋在衽袖针线缝补之处,暗中事先预留十枚毒针,以为情急之下,作救命之用的。于雪凤长剑疾舞,叮叮作响,将银针尽皆打落。吴千秋不敢怠慢,觑准时机,拾起菜刀,急急窜到门旁,飞身急纵而出。蒋礼见于雪凤如此凶狠,出手决不留情,早已魂飞魄散,看吴千秋跳了出去,顾不得肚中疼痛,双臂并力一推,身子倒飞起来,从窗口倒跌出去,待于雪凤回过神来,两人已经连滚带爬逃出数丈之远,追之已然不及。于雪凤勃然大怒,清叱一声,手中长剑脱手飞出,正中驿站门前一株大树,长剑入木,微微晃动。吴千秋大呼侥幸,拼命滚下山坡,逃进了密林之中。

    于雪凤大意失手,心急如焚,有心追赶,但吴千秋两人分头逃进密林,所谓逢林莫入乃是武林大忌,她孤身一人,自是不敢轻越雷池,当下气急败坏地走回驿站大厅中,对万鹏三人喝道:“你们若想保全性命,便替我驾车追赶那两个恶贼!”万鹏道:“姑娘,你说什么糊涂话?中了如此厉害的毒药,我们一个个浑身无力,站立也难,如何驾车?”丁晴冷冷地道:“到手的鸭子飞了,她一番诡谋不成,岂不着急?若是他两个不死,自然又多了两个要命的冤家,少不得要回来寻她报仇。她疯狂之下,如何还能清醒得了?”

    于雪凤喝道:“死丫头,你说什么?”丁晴冷笑道:“先前还口口声声叫我们是恩人,这时怎么变得如此嘴脸?是了,你洞中的秘密想也守不住了,那蒋礼必定会先你一步找‘黄衣秀士’施振眉,将岛上情形一一相告,若是再添上三分油、加上两勺醋,你说那秀士可会大吐其血?”陈青桐喘息道:“此话大谬,施振眉一直不喜她,怎会气得昏厥?”于雪凤脸色铁青,拾起蒋礼的铜笛,颤声道:“你们再说一句,我便将你们全部杀掉!”万鹏愕然,继而叹息道:“姑娘不必动手,我们就快要死了。吴千秋顾忌自己声名,怎会让蒋礼将此事泄露?依我看,那姓蒋的在半路之上不是毒发而亡,也必被吴千秋推到山下摔他个稀巴烂。”

    丁晴道:“师父,您老人家错了!”万鹏道:“哪里错了?”丁晴道:“此刻他二人同舟共济,茫茫前路,多一个帮手最好,怎会自相残杀?”陈青桐眉头一皱,按住腹部,附和道:“丁姑娘所言极是。”丁晴又道:“吴千秋惶惶不可终日,哪里还会顾及声名,只要能因此败坏于女侠的清白,令她不能和‘黄衣秀士’结成连理,他说不得会与蒋礼合谋,在江湖上四处传播••••••传播••••••”于雪凤惊疑不定,道:“传播什么?”丁晴支支吾吾,并不再说。陈青桐大声道:“定是说他在洞中对你不轨,已然得手,你的身子已经是他的了!”于雪凤大怒道:“放屁,放屁!”万鹏道:“我们自然知道他说的话一定是放屁,但江湖之中,又有多少事情符合本来的真相?所以狗屁传多了,也就被人相信了。”于雪凤若被雷击,铜笛当啷落地,顿时脸色苍白。

    他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句句戳着于雪凤的心痛之处,她胸中郁结之极,又将铜笛举起,凶光大露,道:“我,我杀了你们!”陈青桐道:“我肚子疼,快要死了。”于雪凤见他挤眉弄眼,形容“猥琐”,更是气炸心肺,喝道:“你就疼死也活该!”丁晴道:“于女侠,我们若是真的死了,便没有人去替你辟谣,你这清白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呢。”于雪凤听了,陡觉精神一振,颤声道:“你••••••你说什么?”丁晴道:“我们也在山洞之中,自然可以证明你并未受到吴千秋玷污。”

    于雪凤倏地转怒为喜道:“真的么?”满腹狐疑,道:“我要害你们的性命,你们为何还要帮我?”万鹏道:“谁要帮你了?不过我在洞中救你,他们却说你被玷污,岂非是绕着圈子骂我无能?嘿嘿,我这口舌可是厉害得紧,莫说替你平反、令施振眉不致多心,便是再鼓噪一通,言蒋礼与吴千秋有‘龙阳之癖’,且在洞中相互干那断袖苟且之事,也是有人相信的。”

    于雪凤大喜,连连拜谢,忽而哭道:“我只知配置菜系毒药,那,那解药之事,我却是丝毫不懂,如何能救你们?”万鹏道:“亏你还是崆峒女派弟子,如何这般无能?其实这菜系毒药解来,实在容易。我看厨房之中有些食材,勉强能够解毒,这就开张方子给你,你认真烹饪,吃下之后,休息一晚,其毒自然得解。”于雪凤看他写好单子,小心翼翼收好,扔下铜笛,便往厨房赶去。万鹏三人哈哈大笑,道:“何曾中毒?她竟这般慌张。”原来丁晴每次饮食之前,已将身上的解毒丹药一分为三,要陈青桐与万鹏服下,自己吃掉另外一份,一颗能够解毒,三分之一足够防毒。于雪凤岂能识得其中的秘密?那单子所述,其实不过一份普通的菜谱而已。

    当晚于雪凤将饮食端上,尽心尽力伺候三人,所有菜肴,皆按照单子注明的调配用量严格制做。说来也怪,她在崆峒学习厨艺,菜肴委实不敢让人恭维,但此时用心烹调,各道菜均是美味异常。三人啧啧称赞,万鹏道:“不错,不错,你这厨艺尚可,若是与施振眉成婚,当了他的妻子,也算是他前世修来的福份。只是小两口争执,乃是常事,你休恼怒之下,又配毒菜将你老公毒死,那便大大不美了。”于雪凤闻言,又喜又羞,低头不语。陈青桐暗暗奇怪:“这等杀人不眨眼的恶女,如何一谈及施振眉,便变得温柔起来,还真有几分持家妻子的模样?”

    第二天一早,丁晴先去结了房饭钱,然后四人一道,驾车上路。陈青桐一心惦念红叶峰下落,闲来无事,便问万鹏。万鹏道:“什么红叶峰?不曾听过。”陈青桐愕然,便将顾青山所言娓娓道来,什么红叶峰或是红叶谷、专替妇人惩治负心男的神秘高人等等。万鹏哼道:“他懂什么?说了许多,究竟有何帮助?就算红叶谷便是你要苦苦寻找的红叶峰,那这山谷是在哪一州哪一县,可能说个明白详细?只怕不能吧?所谓妇人的大娘家,专门收拾什么负心人的那个高手,我也是听说过的,只是未能谋面,也不曾交手切磋,实在可惜。”陈青桐不觉微微失望。

    那于雪凤听得大概,道:“陈公子,那淳于玄既然见过这位高人,就好办了,他是 ‘夔门六怪’之一,我向他打听,包管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就是。”陈青桐摇头道:“听闻他疯疯癫癫,平常尚好,只要一有人提起当年西湖比武、他师兄杨呼虎啸毙命敌人之手的往事,便会狂性大发、善恶不辨,还是休要招惹他为妙。”心中却另有一番心思:“你既心痛施振眉的伤势,说不定也将他的苦楚归咎于淳于玄的袖手旁观,心中恨他自然,日后见着面,或是冷嘲热讽,或是拳脚相加,哪里还有问此事的闲情?”丁晴见他眉头微蹙,几分无奈,又有几分焦急,劝道:“世上果真有如此所在,就必定有打探的法子,你不用焦躁。既然得了一个确定的所在,你不如先去泰山看看,反正我们离泰山也不远了。”陈青桐叹道:“不错,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着急果然无用。”

    再过两日,大车到了泰安城中,巍巍东岳,就在眼下。一打听之下,始知前面有一处村庄,唤做小陶庄,乃是泰安治下,在山东与河北交界,正可歇息。四人寻着一户农家,给了几钱银子,烧水洗了个温水澡,又美美地喝一碗母鸡汤,顿时精神抖擞,数十日路途漂泊之苦,到此终于烟消云散。万鹏喝着高粱水酒,哈哈大笑,道:“还是乡间小园农舍好,胜他深宅大院十倍。”丁晴道:“你老人家所言极是。”挨着陈青桐,两人坐得紧紧的。

    万鹏见天色尚早,便要带丁晴赶赴恒山。于雪凤道:“前辈不与我去见郑辜惩么?”丁晴笑道:“于姑娘,蒋礼与吴千秋尚未造谣蛊惑,我与师父此刻若去说明,岂非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你放心,他二人果真胡为,我等必定替你辩驳开脱。”于雪凤依旧有些顾虑,但听她说得也有道理,不敢执拗强邀,心中惦念施振眉,略事收拾,便告别三人,自上路去了。陈青桐要去泰山寻找红叶峰的下落,与恒山之往南辕北辙,心中不舍,终究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勉强与万鹏师徒辞别。万鹏笑道:“好,好,你见着顾青山,不要忘记将新学新练的伏虎拳仔细演示一遍,务必让他看个仔细。老子要好好出他的丑。”也不拦他。丁晴微微一笑,道:“那红叶峰报恩亭的所在,我也会留心帮你打听的,一旦得了消息,便想法子通知你。江湖险恶,你好生保重。”陈青桐谢了她的好意,心中不禁伤感,吟道:“劝君更敬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我以茶代酒,将这杯茶水喝了,大家以后有缘,自然再聚。”端起茶碗,一饮而尽,万鹏道:“太悲太戚,好不苍凉,大丈夫也该有些豪气。”陈青桐大笑道:“前辈教训得是。”张口吟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尊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 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酤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吟的却是唐朝诗仙李白的一首极为著名的《将进酒》,吟罢,躬身一礼,带了宝剑,转身飘然离去。丁晴目送他渐渐消失,恍惚怅然,个中滋味,正是无从说起。

    再说陈青桐不辨道路,来到泰山脚下,转念一想,道:“泰山乃五岳之首,我生平只闻其名,不曾见过,不妨去转上一转。顺便将红叶峰所在打听出来。”找了一处客栈住下。掌柜姓关,见有人投宿,便问他要“安分牌”。陈青桐奇道:“我是外乡来客,不知你这里的规矩,什么是安分牌?”关老板道:“近来此地不甚太平,常有流匪强盗作恶,所以官府清剿得紧,除派兵围剿之外,又颁布号令,所有人等无论男女老幼、本地外埠,皆要以安分牌为标识,以为良民。此处唤做清罗镇,本由黄军爷专司负责制牌发牌之事,只是他昨夜在小香春那里与刘军爷喝酒,昏酣之际,二人打将了起来,此刻都在家中养伤,只怕你只有去泰安府领牌了。”

    陈青桐方要答话,那关掌柜见远远走来几个金兵,忙将陈青桐拉进厅内,叫他藏于门后,千万不可弄出动静。不多时,金兵过来,喝道:“老关,今日可有陌生可疑之人投店?”关掌柜咳嗽一声,叹道:“说来也怪,我到庙中诚心烧香拜佛,保佑我生意兴隆,但就是不来几个客人。若真有强盗过来,我自要去报官,也好领些赏钱,应付日常开销。”便令小二奉茶,道:“兄弟们辛苦,且喝水解乏。”几个金兵一饮而尽,咂咂嘴,哈哈笑道:“定是你香火钱给得少了,佛祖看不上眼。罢了,我们还要去别处巡视,不与你闲聊了。”关掌柜看他们渐渐走远,拉出陈青桐,道:“这位公子,我也不愿与你为难,只是方才的情形,你也看见了!不是我不肯做生意,实在是迫不得已呀!你休让我为难。”陈青桐喟然一叹,道:“多谢老板。”忽听有人道:“这位兄弟且住。”

    关掌柜望见那人,笑道:“原来是熊爷来了。”但见门外走进一名大汉,络腮胡子,气势雄伟,身披一袭锦缎大青袍。陈青桐正低头往外走去,却被他一把抓住臂膀,道:“小兄弟,我让你留下,你不肯给我面子吗?”陈青桐愕然道:“阁下方才是跟我说话么?”关掌柜笑道:“这店中再也没有旁的客人,熊爷自然是招呼你了。”陈青桐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拱手道:“该死,该死!先前我几乎就要应了,只是想到自己在此并没什么熟识,应错了,岂不叫人笑话?”那汉子大笑,道:“小兄弟果真是谨微人。我叫熊南熙,乃此地威远镖局的总镖头。”转身对关掌柜道:“我替他作保,可能一宿?”关掌柜知他权势庞大、人情通达,与官府驻军关系极为密切,于是笑道:“熊爷乃是镇上的大善人,您能作保,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嘱咐下人将二楼西厢房空出来,好好收拾干净,准备迎接陈青桐入住。陈青桐又惊又喜,疑惑不定,暗道:“这位总镖头倒是一条豪爽的好汉,只是他与我素昧平生,为何愿出手帮我?”转念一想:“是了,他既被称为大善人,当然有侠义心肠,也有扶贫济困之心。”不禁感慨,暗道:“同样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办来,却是难度不一、结果迥异。”

    熊南熙见他面生羞涩,微笑道:“我看小兄弟体量单薄,莫不是江南人氏?”陈青桐也不隐瞒,点头称是。熊南熙听他报了姓名,笑道:“我向往南地风物人情已久,可惜一直未曾好好游历。兄弟,你我能在此相遇,也是缘份,何不共饮一盅,你也给我讲讲江南故事?”陈青桐道:“在下见识浅陋,只怕说来索然乏味,熊镖头听着瞌睡。”熊南熙拍拍他的肩头,道:“不过喝酒取乐罢了,又不要你写地方史志,便是说错了,那也无妨,大伙儿开心就好。”陈青桐也笑道:“总镖头有如此雅兴,且诚心相邀,我却之不恭,只是受之有愧。”熊南熙甚是兴奋,道:“好,好,今日痛痛快快地喝酒,定要不醉不归!”

    北地之酒更烈,陈青桐几杯下肚,不多时便已面红耳赤。熊南熙不同,嫌杯子太小,换了个大碗筛酒,他见陈青桐的酒量虽然不巨,但当饮则饮,绝不找借口故意拖延,可见酒品上乘,不禁暗暗欢喜,道:“陈兄弟,你酒品好得很呀!罢了,你喝白水吧,别再和我拼酒了。”陈青桐口齿纠结,头脑依旧清醒,摇头道:“怎能占你便宜?”熊南熙不以为然,道:“我自幼嗜酒,三五坛不在话下,你怎可与我相提并论?如此下去,其实是我占你便宜了。”吩咐店家上茶。陈青桐的确不胜酒力,道:“小弟不客气了。”二人一茶一酒,谈笑甚欢。熊南熙五大三粗,却是个好奇活泼之人,问南地之风,或是婚筵喜庆,或是饭菜口味,或是舟楫车马,或是小院竹林,但凡想得到的,无一不问。陈青桐竭力作答,一面应他,一面忖道:“也不知我何时才能寻着那红叶峰?一日不得,一日便不能归家。所幸鸠盘鬼母伤了身体,短期之内,也不能去庄中与爹爹为难。只是不知还有什么旁人又去捣乱,口口声声要《八脉心法》?”

    眼看天色沉暗,月上柳梢,熊南熙起身告辞,嘱咐关掌柜好生伺候,一切费用,皆在他的帐上。陈青桐见他离去,再难坚持,步履踉跄,被关掌柜扶着入厢房安歇。此后三日,每日熊南熙都要来客栈与他饮酒,畅怀纵谈。这一日,陈青桐言道要上泰山游玩,熊南熙眉头微蹙,道:“泰山虽好,但是出了一个恶巴巴的凶神,将老大的一块地方化作他自家的私苑,也是地势最好的所在。你若想窥看山中的全部精华风景,只怕不易呀。”陈青桐咦道:“莫非那天门、十八弯道都被他圈进去了?”熊南熙方要答话,看一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颤声道:“总镖头,不好了,李镖头与刘崇押解镖车,被一伙来历不明的黑衣蒙面人将货给劫了。他,他二人身受重伤,只怕挨不过一时三刻了。”熊南熙倏地站起,喝道:“好大的胆子,谁敢太岁头上动土,竟然劫我威远镖局的红车?”将酒杯一推,道:“陈兄弟,我去看看,暂且失陪了。”匆匆离去。陈青桐要跟去观看,被关掌柜拦着道:“陈公子,你去不得。熊爷处理事情干净利落,最忌旁人窥探究竟、多嘴多舌,你还是莫犯他的禁忌。若是闲闷,何不去泰山一游,只要不入泰山派的地盘即可。”陈青桐道:“你说得甚是道理,只是我如何知晓哪里去得,哪里又去不得?”关掌柜笑道:“这容易,道口关隘若是见着红字石碑,那便莫要跨足过去了。”陈青桐拱手道:“多谢提醒。”一人告辞出门而来。

    泰山又称岱山、岱宗,以东岳之尊,居于五岳之首。其主峰玉皇峰,高达五百余丈。睥睨群峰而无掩。泰山全景奇峰有一百一十二座、崖岭九十八座、岩洞一十八处、奇石五十八块、溪谷一百零二条。又有潭池瀑布五十六处、山泉六十四眼,无数文人骚客见于旭日东升,莫不感慨万千,道山水秀色俱全。若是历历数来,尚有得古庙二十二处,汉唐以来历碑碣、摩崖石刻无数。天下群峰之中,唯有其受过皇帝封禅,是以泰山最具帝王气质,所谓“登泰山而小天下”,“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云云皆是仰慕无限之词。

    陈青桐往山间走去,本是兴趣盎然,但见着许多处的地方,皆有小小石碑竖立,当中一个朱红的金字,将欲窥深探的风景悉数封住,不觉有些讶然,自语道:“这泰山派果然好大的气派,几乎将一半山头都纳入自己的私家花园了。只怕峰岩翠壁,他一年到头也难攀一两回吧?”兴味渐渐索然,疲乏顿生,看着溪流之上有座草亭,于是过去,背靠一根柱子席地而坐。只是此刻亦入初秋,气候清凉,索性打坐吐纳一回,不觉气息平缓,心神安静,若入冥状。这时忽然隐约听见有人说话,一人道:“师兄,此计果真行得通么?”另一人道:“无妨,掌门师伯闭关不能主事,一切皆在师父掌握之中,不必担忧。”陈青桐心中奇怪:“这里分明无人,如何有人说话?”却不知他练的道家内功心法虽然普通之极,但每日修炼,运气不辍,长久下来,内力真气深厚许多,耳目也更灵敏。那两人说话尚在远处,陈青桐已能听得清清楚楚,便宛若那两人就在耳边说话一般。

    先前那人道:“师兄,我泰山派名气不大,却也算名门正派,我••••••我将他二人打伤,心中始终不安。”另一人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不安的?师父说过,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要成就大事业,立泰山大派,伤几条人命又算得了什么?”陈青桐暗道:“这就是胡说了。草菅人命、涂炭生灵,取了功名又有何用?”心中奇怪:“却不知他们害了谁?”只听那人又道:“其实论根溯源,也是姓熊的咎由自取。他若答应师父的要求,再不与那流云庄来往,岂非皆大欢喜、平安无事?哼哼!偏偏要与我们作对,不识好歹,只能自作自受。”那师弟似乎颇为犹豫,道:“流云庄的庄主,真是魔教余孽么?”那师兄道:“这还能有假?初春之时,师父与我便将他的底细查得一清二楚了。他虽叛教出门,但是依照魔教‘一朝入教,终生不叛’的规矩,早该受到魔教的惩罚,只是这几年魔教从不曾派人寻衅,这不奇怪吗?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尚是魔教一员,流云庄或是魔教的一处小小分舵而已。”

    那师弟叹道:“只是丐帮负责监视魔教的一举一动,流云庄就在我们眼皮底下张罗经营,若是魔教分舵,他们为何不来知会?”师兄道:“丐帮号称天下第一大帮,其实不过乌合之众罢了,能指望他们什么?”师弟道:“师兄所言倒也是。”

    陈青桐正一门心思两人说话,不妨山中虫蛰极多,虽然气候凉兮,依旧到处乱飞,一只正好窜入了他的鼻孔,不觉奇痒难耐,噗哧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林中有人道:“不好,师兄,有人偷听我们说话。”那师兄道:“还不过去看看?”陈青桐骇然,往亭下飞奔,回头看时,两个少年道士匆忙赶来,各执宝剑。个矮一些的道:“你听见什么了?”个高一些的道:“你这一问就是多余了。他听见什么,必定也说自己没有听见。”

    陈青桐陪笑道:“两位道长误会,我是路过此地的游客,因看前面风景甚好,急着过去,可并不是听见什么人说话吓得跑掉了的。”矮个道士道:“师兄,看他是个文弱书生,放他下山吧?”高个道士厉声道:“不可!说不得他在装糊涂,故意蒙蔽你我。成大事不拘小节,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陈青桐见他二人手中的长剑寒光闪闪,不禁暗暗怒道:“他们口口声声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莫非也要我成为‘万骨’之一么?”惊怒交加,道:“你们究竟是谁,不问青红皂白,就要伤害无辜?”高个大声道:“你听好了,我姓孟名中,他是我的师弟,名叫孔池。”

    陈青桐见他得意之外,尚有杀气流露,不觉暗暗警惕,心念一动,道:“你的剑法怎样?”孟中哼道:“自然极好,杀你绰绰有余。”陈青桐道:“你的拳法如何?”孟中道:“我的拳法也是极好的,你若是见识过了,只怕一辈子也忘不掉泰山拳法精妙之处。”陈青桐眼睛一转,道:“我的剑法也是不错的,不过你们两位一拥而上,就算把我杀了,我死也是不服气。”孔池上下打量他一番,道:“看你模样,不过一个文弱书生而已,哪里懂得剑法拳法?”孟中闻言,忽然有了主意,将长剑插入石缝之内,道:“好,我就用泰山拳法斗你的拳法,如此最是公平,你要是被活活打死了,也该心服口服,莫道我等无情。”一个箭步跳下来,冲着陈青桐的面门就是一拳,陈青桐前后得顾青山与万鹏两位青城派高手指点伏虎拳法,见识已然大不相同,见他拳走偏锋,似是毫无气力,忖道:“果然是只饿虎,饿得都没有气力了。”呼地一声,身体迎着孟中的拳势,猛扑过去,脚步一沾,身子倏然变了一个方位,反手一掌,拍向他胸口“璇玑穴”,孟中吃了一惊,要运掌力拆解已是不及,急急吞胸吸腹,脚步不动,身子凭空挪后几寸,陈青桐一掌打空,立刻跃开。孟中腾空跳起,人未到地,掌力先发,陈青桐脚尖一点,只觉掌风及体,凌厉之极,暗暗吃惊,大喝一声,使出伏虎拳中一路拆解金刚手擒拿之法,身躯晃动,右掌朝他颈项一勾,那孟中万万没料到他书生一个,变招之快竟还远在自己之上,匆忙中运掌一抵,砰的一声,掌心麻热,给震得倒退数步。陈青桐趁机一跃,双拳疾扫。孟中大怒,袍袖一挥,左掌窝起,往外一登,把陈青桐震退数步。

    按说陈青桐此时得了三位武林宗师的指点,只是他学了深厚无比的内功,却不知如何运用,直到遇见万鹏,才渐渐将体内潜能发作出来。当下奋起神力,双拳一冲,孟中只觉拳风如箭,迫得连退两步,五指一伸,平掌应敌,陈青桐丝毫不知自己内劲沉雄,双拳一冲之力,何止千斤?孟中固是练武多年,却远不及他,以单掌平挡硬接他的双拳,抵挡不住,拳掌相交,孟中被震得几个筋斗倒翻出三丈开外,陈青桐却只身躯微晃,气血稍有些翻涌而已。孟中大怒,合掌运劲,往外一推,沙吹风起,枝叶纷飞,声势猛烈非常,却是伤陈青桐不着——原来陈青桐望一知十,“偷学”了丁晴的绝妙步法身法,与伏虎拳法合并一处,却是威力剧增,孟中不仅打不着他,连扑数招徒劳无功,汗都掉了下来。

    陈青桐偷眼一望,见孟中鼻息加重,喘息之声,数步意外已能听得清清楚楚,知他后续不力,身形再晃,趁孟中一招既出,未及再运内力,倏然一掌横切,掌锋斜抹,孟中身躯急转,一声大喝,双掌一发,掌力登时有如排山倒海!陈青桐运掌一挡,纵步急退,猛地沉身坐马,右掌一伸,掌拍指戳,数个照面之下,连下三路杀手。这还是他练拳尚未到家,否则这一招“玉虎朝佛”中夹有十个分解招数,孟中不识厉害,立刻便要手臂折断,身受重伤。他杀手不呈,孟中哈哈大笑,伸手便抓,陈青桐左掌一挥,迎着来势,手掌半途变招,四指并拢倏地变成五指如钩,猛地扭他手腕。孟中大吃一惊,急忙缩手。陈青桐倏地翻身,砰砰声响,连发两拳,都是伏虎拳中的厉害杀手。

    孟中深吸口气,双掌一扬,喝道:“看掌!”一个“风雷夹击”,双臂一圈,猛击陈青桐双侧太阳穴,那料眼前一花,陈青桐喝声“来得好!”双掌一引一推,动作甚柔,使的乃是伏虎拳中“霸王卸甲”半攻半守的招数,孟中两招落空,给他掌力迫退。陈青桐乘胜追击,腾的飞起一腿,孟中防不及防,胸口中腿,急跌出去。孔池大吃一惊,急忙上前拦着陈青桐。伏虎拳可拳可掌更可指,变化多端,陈青桐见孔池奔来,拳势不变,乘隙进身,左臂一起,似点似戳,却是虚式,右臂一穿,掌如卷瓦,喝声“着!”掌心疾按,又劲又疾。孔池不道他出手快极,匆忙中吞胸吸腹,手臂一牵,身子后仰,只晃了几晃,并未跌倒。孔池乘着陈青桐招式用老,呼的一声,双掌连环发出,猝击陈青桐下盘!陈青桐吃了一惊,双掌合拢,往下一分,堪堪把孔池招式破开。陈青桐身形一退,孔池跟步进击,大喝一声,双掌抽撒,已经变为掌心向下,手背向上,双掌骈食中二指,往上一戳,反点陈青桐两腋下“期门穴”,陈青桐到底初学初用,火候未深,绝料不到他以退为进,变招如此迅速,匆忙躲闪,穴道未曾点着,肌肉却是一阵剧痛,急忙后退几步。

    孔池急跟几步,飞身纵起,闪电般连起三腿。陈青桐只学拳法,在岛上与万鹏拆招喂招,万鹏也往往以拳法应之,因此他涉世尚浅,经验大大不足,这一下孔池施展泰山派十八盘连环腿法,他便不知如何拆解,只觉胸口一窒,连中对方三腿。好在陈青桐身处上风,身材又比孔池高了一截,孔池腿法厉害,只有一腿踢着他的胸口,也不过浅尝辄止,并未造成多大伤害。陈青桐暗暗吃惊,道:“不能让这矮子起腿!”身子一弓,疾如飞箭,蓦然冲上前去。孔池要躲已来不及,身子一侧,疾起右足斜飞踢出,陈青桐依然不知破法,就势按势,身子陡然一缩,足根一旋,双掌阴阳,猛拍两掌,孔池一脚踢空,倏觉掌风扫颈,身子一仰,竟然在间不容发之间避了开去。陈青桐左手一抓敌腕,右手猝击面门,攻势不绝,孔池身形闪动,手背一挥,化开了陈青桐迎面劈掌,左腕前冲,又把敌人左拳的攻势也解了,左手一沉,右掌直击陈青桐胸口。陈青桐急忙一个滚身,左右两肘,掌心一翻,砰地一声,孔池被他震得歪歪斜斜,站脚不住,险些跌倒。

    这两人都在泰山门中练武多年,从未遇见如此怪异的事,两人先后败于一个文弱书生之手。当下两人一声呼啸,同时攻上。陈青桐见两人凶狠,心中早已着忙,到此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交手迎敌,双拳一飞,左右交击,身法迅疾异常,孟中身形一矮,就在他双拳未收之际,中宫直抢进来,运起大擒拿手,疾的抓向陈青桐背心。陈青桐解招好快,脑海中灵光一闪,学了孔池的腿法,猛地飞起两腿。孟中两手虚掩面门,转身一闪,孔池呼地一拳侧面袭到,陈青桐左臂奋力一格,孔池身形不稳,几乎仆地,倏地身体倒旋,再出两腿,砰砰两声,陈青桐手臂酸麻,急忙后退,双掌一错,扑击上来。孟中急忙游走,陈青桐双掌一起,直抢过来,左掌斜劈胸膛,右掌硬抓手腕,孔池斗到疾处,拳法使发,疾如迅风,陈青桐一掌劈空,急忙斜闪。孟中平空掠起,双掌猛击下来,陈青桐反臂一抓,又向他手腕抓来,孔池双掌挟风,也迎面劈到。陈青桐到底涉世未深,孟中与孔池两路夹攻,将他闹得手忙脚乱,觑准时机,一掌向孔池肩头拍下,乘他侧身闪避,发足便逃。孟中二人紧追不舍。

    孰料那孔池少时便有气喘之疾在身,恶斗之下,旧病发作,不能久奔,只有孟中一人独自追来。陈青桐见追来的只剩孟中一人,便再返身迎战,呼呼声响,连发两掌。孟中武功不弱,百忙中翻身缩肘,突然双掌一推一带,乘陈青桐反扑之势刚收,立足未稳,倏的扑他中路空门,不料陈青桐武功自不如他,但却为人机警聪明,情知这翻身一扑是为侥幸行险,就在孟中掌力刚到身前,双臂一收,合成两道圆弧,向外一绷,孟中将身一躲,陈青桐左腿早起,砰地一声,将孟中踢飞三丈。孟中大吼一声,登时口吐鲜血。
最新网址:www.ixs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