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山大王 > 109章 自古高手皆寂寞 唯有行者世无双

109章 自古高手皆寂寞 唯有行者世无双

最新网址:www.ixsw.org
    李三刀一见此景有些愕然,刚才还在对他耀武扬威的李策居然不打招呼就跑了。李三刀呆立原地。但转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朝身周统领厉声喝道:“开城门,追杀敌军!”

    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建平城与巫县之间的大地上上演着逃跑与追杀的大战。

    也许是李策命不该绝,就在张武等人即将追上李策一众兵马的时候,天空忽然雷声大作,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

    李三刀担心李策存有后手,在下令追杀之前就吩咐过张武,若是赶上下雨,即刻回城,不能耽搁。所以张武无奈只能收拢了大军,率军回城。

    李策率领一众骑兵虽然逃走了,可战场之上还有一万多人的步兵和大量辎重,一万多步兵有些奋力反抗的,九龙山大军自然不会留情,一一斩杀。最后剩下一万左右的士兵见将领们死的死、逃的逃,也无心再战,纷纷举手投降。

    李三刀也不是嗜杀之人,下令让九龙山大军停止杀戮。

    至此,李三刀到达南郡战场的第一战,大胜!

    所有九龙山的统领和士兵站在原地纷纷向天嘶吼:“九龙神威!所向披靡!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声音一浪接着一浪,直达云霄。

    九龙山所有军士心中滚烫,即使此时的暴雨也不能浇灭他们心中的炙热分毫。

    就连躺在城内木床上的林威都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滚滚热泪从眼眶里面流出,嘴里同样呐喊着那句口号。

    如果说以前的林威是为报仇而活的话,那么现在的林威,心中又加上了一个九龙山,对与此时的林威来说,九龙山不仅是他报仇的希望,同样也是他的家,他的事业和他的信仰!

    李策等人回到巫县的时候,已经狼狈不堪,最终只有不足一万的骑兵跟随他逃得了性命,剩下的不是被九龙山大军屠杀就是投降被俘。

    巫县县令府大堂之内,南郡联盟大军的所有残余势力的首领都在等着李策凯旋的好消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狼狈的李策和一些残兵败将。

    李策走进大堂,没有解释什么,走到卫阳明身前深施了一礼,然后转身只是说了一句话。

    “李三刀来了南郡,我败了,想活命的,速速离开巫县,随我一起退守建始城,想投降的,随意!”话落,李策不再多言,出门而去,徒留下错愕的众人和满地的水渍。

    李策没必要解释什么,他来就是为了帮助南郡联军的,而不是来接受指责的,他已经尽力了,或者说出现了李三刀这个变数,他也无能为力。

    李策自认为对李三刀已经有了足够的重视,不成想还是计输一筹。失落的心情肯定是有的,但李策不会让这种情绪左右他的判断力,从回到巫县县城的那一刻起,李策就已经在总结这次失败的原因,并思虑着如何扳回一城。

    遇到李三刀这样的对手不仅没让李策的心里受到打击,反而有种越挫越勇的感觉。

    这或许就是自古高手皆寂寞,唯有行者世无双吧!

    建平城县令府大堂内,李三刀与一众统领都是兴奋不已。

    此战绝对是重创了南郡联军,俘虏敌军近两万人,马匹过万,粮草物资更是不计其数。

    但众人高兴的同时也纷纷后怕不已,如果不是李三刀及时赶到,恐怕南郡战场的格局会就此改变,而在座的众人有几人能够存活下来,也是个未知之数。

    “城外的兵马安置的如何?”李三刀向沙摩柯问道。李三刀虽然同样欣喜,但还是更关心自己的将士们。

    “回主公,城内外的百姓慷慨相助,纷纷拿出了自家的蓑衣和帐篷等物资,再加上我们城中的物资与联军留下的物资,避避雨还是不成问题的。”沙摩柯兴奋的回答道。

    “好!待雨停后,清理战场,整理物资,三日后,出兵巫县!”李三刀放下心来,大手一挥地说道。

    随后李三刀便让一众统领散去休息了。

    众人走后,大堂之内,独留李三刀和张武二人。

    由于李三刀从九龙山到建平城一路颠簸,紧接着又经历了一日的大战,此时不管是身体上和精神上都损耗不小。而他本就有伤在身,此时就像泄了气地皮球,一下子就撑不住了,瘫坐在地。

    “老大,你怎...怎么了?”张武急忙走过来搀扶李三刀坐到椅子上。

    “疼...疼...疼...”李三刀捂着小腹疼得龇牙咧嘴。

    张武解开李三刀的衣服一看,面色大变。只见李三刀的伤口四周红紫了一片,外围的皮肤都有些溃烂,明显是伤口感染了。

    “这...我去找大夫!”话落,张武便慌张地跑了出去。

    “不用...”李三刀话刚出口张武就已经跑出了门外,想喊住他都来不及。

    李三刀无奈地摇头叹息,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多了,又怎么会不知道伤口感染在这个世界是基本上没办法治愈的,这个世界既没有高度酒精等消毒用品,也没有抗生素来抑制细菌感染。

    当然,宇文修和林威的情况与李三刀不同,宇文修和林威的伤口处理的都比较及时,后期没有出现伤口感染的症状。

    不一会,张武领着一个身穿军中布衣的老者走进了大堂,张武边走边开口说道:“老大,俺把...军营里最好的...大夫找来了”

    待老者观察过李三刀的伤口后,摇头不已。

    张武急了,上去揪住了老者的领子,双目圆瞪,怒声说道:“你摇头是...什么意思,到...底能不能治你说...句话!”

    李三刀瞪了张武一眼,张武才不甘心的把老者放下,悻悻的走到了一旁。

    李三刀柔和地对老者说道:“老人家别怕,二狗就是个急性子,有什么话您尽管说,他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老者紧张的神色放松下来,缓缓说道:“小人出身于水田坝,自从投军后,我们全家都受到九龙山的恩惠,若是能用小人的命来换大人安康的话,小人绝无怨言。只是看您的伤口,溃疡之症至少有十日以上,若是小人给大人治的话,需用割掉溃殇之肉,再以烙铁烫焦伤口,最后敷上金疮药,包扎之后静养即可。期间疼痛难忍不说,只是...”老者话到此处停顿了下来。
最新网址:www.ixsw.org